天津人王毅:画相机、藏相机的摄影家

来源:爱之尚 时间:2013-12-16 编辑:www.aizhishang.com
导读:天津人王毅在悉尼创办百年相机博物馆 王毅画相机藏相机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很多收藏界的人士可能会讨论相机的品相、功能、价格,而王毅首先是一位画家

天津人王毅在悉尼创办百年相机博物馆


天津人王毅在悉尼创办百年相机博物馆

  

王毅画相机 藏相机


 王毅画相机 藏相机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王毅用古董相机拍照片

  很多收藏界的人士可能会讨论相机的品相、功能、价格,而王毅首先是一位画家,这是他的底色,他对相机的关注不仅仅停留在相机本身,更多的是相机背后历史文化的延伸。在他的私人相机博物馆里,挂着一些自己的画作,其中一幅《与天堂对话》,他将古董相机画入画面,可以理解为王毅将古董相机视为与天堂对话的一种媒质,可见他对于古董相机的珍。从收藏家角度你可以写王毅,从画家角度你也可以写王毅,从摄影家角度,他更是古董相机拍摄的拥趸。闲暇时王毅总是举起那些老家伙行走在悉尼的大街小巷,捕捉一个个“老照片”范儿的精彩瞬间。拍一些大的作品时用大画幅的德国林哈夫,中画幅则带一台瑞典哈苏,虽然是老机器,但工作起来还非常带劲,这些老机器的镜头可能比不上现代相机的锐度,分辨率也不高,但通过它们拍出的照片,可以臆想上世纪20年代摄影师拍出来的味道。每一次从拍摄、冲卷到放大洗出来,王毅享受在整个体验过程之中。平日王毅一有时间就会到博物馆,安静的坐下来擦相机,一台一台乐此不疲。有时哪个机器缺个螺丝,王毅就要整夜不能寐了。

  勤奋的中国收藏家

  1984年,王毅从天津院油画专业毕业后进入媒体在摄影术部担任摄影记者,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机器——尼康FM2。由于新闻职业的原因,王毅先于一般人进入到相机收藏领域。上世纪90年代初,王毅离开报社成立自己的摄影工作室,有了一些闲钱,才开始真正走入收藏的初级阶段。现在回想起过去,王毅时常感叹当时的窘迫,趴在商店的柜台那种渴望的样子,他开玩笑说,有时甚至怀疑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在报复消费。在800多平方米的悉尼百年相机博物馆,经常会有国外的古董相机爱好者表示困惑,为什么中国人可以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去为一件东西着迷。王毅说,在国内比如北京、上海很多大城市,收藏相机的老前辈很多。在中国如果能进入前几名,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可是在国外,中国人是非常勤奋的,稍微努力一点就会做的很精彩。国外很多爱好者可能只是拥有几台、十几台机器,更多的是一种玩物的心态。王毅说,很希望自己的相机博物馆能够回家,回到天津,在这个平台定期搞一些展览和义卖,来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难忘天津收藏经历

  为了一台相机王毅可以奔波在悉尼、墨尔本,当听说布里斯班也有一台货色不错,他又可以立刻飞去那里,既辛苦又很欢喜。曾经有一台相机王毅至今难忘。那是在天津的时候,一位老收藏家手里有一台1922年法国巴黎的安德里·德布利公司生产的赛普特,有7种功能,既可以拍摄又可以当电影放映机,还可以连拍。当时整整谈了一天,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两个人都没吃饭,最后还是王毅在价格上妥协。他说,收藏相机非常有意思,有些相机一生可能只能见到一次,失之交臂,一辈子都会见不到了。这一台就是这样,此后他在国外其他城市包括专业的书里都没有见过同一款。还有一台德国依哈其,希特勒登基的特定纪念款,也是在天津,磨了3年,每次从悉尼回天津都要去谈。王毅是幸运的,随着相机知识的增长,他对相机的了解也更深了,很多时候,一眼就能看准它的收藏价值。有句俗话“是徕卡就有收藏价值”,现在徕卡原型机器拍卖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王毅在悉尼的百年相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就是20台徕卡,不能不叫人羡慕。

  百年木制三脚架与中国照相馆

  王毅说,在相机收藏这个领域,古典相机和古董相机是两个概念。存世超过100年为古董相机,50-100年为古典相机,50年以里的一般称为老相机。王毅近两年开始侧重收集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木质相机。由于年份已久,有些木质相机的快门已经不动了,王毅就拆下来,加油,努力让它有动作。听到老古董那种“咔咔咔”带劲的机械声音,仿佛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去年,王毅从朋友那儿得来一个1890年制的木质三脚架,带摇臂可升降,柯达牌,是比较珍贵的一样藏品。这位朋友的父亲曾经是中国照相馆的一位摄影师,过去老照相馆里都有这种三脚架,人们没当一回事,照相馆倒闭后都当劈柴烧了,很可惜。所以,这个三脚架能保留到今天的确很幸运。关于中国照相馆,天津地方文献《津门闻见录》有记载,1903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派周学熙去日本考察工商业。周回国后,任直隶工艺局总办,在天津成立工艺学堂,其中一门课程就是照相术。当时天津照相业主要由日本人经营的武斋照相馆和中国人经营的恒昌照相馆竞争。后“恒昌”更名“鼎昌”,照相馆从估衣街归贾胡同搬到日租界旭街(今和平路),添置新式布景,专为上层社会淑女绅士拍摄肖像,影响力在天津跃居首位。鼎昌照相馆的生意越做越大,后更名为中华照相馆,开业当日梅兰芳特来捧场。中华照相馆后来不幸毁于火患,获保险公司赔款后,又在法租界24号路(今长春道)更名为中国摄影公司,这就是后来天津人熟悉的中国照相馆。

  王毅谈相机收藏价值   

  谈到照相机不能不提到德国,它是相机设计和生产的重要国家。在德国,最早介入相机生产的是福伦达公司。不过,虽然福伦达在德国相机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可是,真正使德国相机形成文化的产品是进入20世纪后才崛起的徕卡和罗莱福莱克斯相机。一台制作于1923年的德国徕卡相机原型机2011年在维也纳拍出132万欧元的高价。王毅也比较喜欢侧重于德国相机的收藏,日耳曼人的精细做工是非常令人着迷的。王毅说,现在是一个数码相机的时代,很多老相机很便宜就出手了,所以对收藏者来说倒是个很好的时机。不过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老相机很便宜就出手了,镜头却更值钱了,有些人甚至买回来一台老相机,将镜头拆下来单独卖,这和国外的收藏很不一样,他们对将一部完整的相机拆成零件这种中国人特有的灵活头脑感到不可思议。王毅现在收集的古董相机一般都在人民币1万至2万元左右,从开始最多的时候一年收集上百台到现在日趋理性,王毅也玩得越来越深了。玩得深就会有所选择,过去可能不太讲究品相,没有的款型就想要收藏到手,现如今如果相机品相不够的话,已经不会考虑了。

  王毅,天津人,2008年澳大利亚Archibald肖像展唯一获奖华人画家,摄影家、相机收藏家 

  1839年,法国对全世界宣布美术师L·达盖尔(1787—1851)发明了摄影术,摄影术一经出现很快风靡世界。100多年过后,我们认识了澳大利亚的画廊签约画家——王毅,他收藏的古董相机及电影放映机将近2000台,并在悉尼建立私人相机博物馆。左手画画、右手摄影,两种艺术形式的互融,穿越了百年时光,在王毅的身上再一次完美重现。

    (王维敏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猜你喜欢
    娱乐
    3
    生活
    3
    时装
    3
    数码
    3
    妆容
    3
    网友关注热点
    本网站原创内容(文字、图片)受法律保护,“爱之尚”欢迎引用和转载传播,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0-2015 爱之尚 www.aizhish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