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刚出产房就进重症监护室 20万医疗费愁煞

来源:爱之尚 时间:2013-11-13 编辑:小编
导读:王恒生的小儿子每天必须靠营养液和呼吸机维持生命供图/人民医院 昨天是王恒生当爸爸的第12天,可这位新爸爸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是早产儿,王恒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刚出生便被送到

王恒生的小儿子每天必须靠营养液和呼吸机维持生命供图/人民医院

    昨天是王恒生当爸爸的第12天,可这位新爸爸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是早产儿,王恒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刚出生便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目前,两个孩子的状况正在一天天变好,但后续的20多万元医疗费让以打工为生的王恒生夫妇尝到了绝望的滋味,“没钱治疗,孩子就活不了。20多万,我们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

    小哥俩刚出产房就进重症监护室

    “让我看看,好像比出生的时候大一点了。”昨天下午,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王恒生得知医生帮他拍下了小儿子的照片,忙从北京青年报记者手里接过手机仔细端详,怎么看都看不够。这是儿子出生12天来,王恒生第二次“看”到自己的小儿子。

    11月1日,王恒生患有妊娠高血压的妻子剖腹产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不足月,小哥俩刚出产房便被送到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两个孩子,一个两斤半,一个三斤多一点。”双胞胎中的哥哥因为患有外科畸形,出生当天,便被转往北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六七天前刚接受完手术。

    如今,12天过去,两个孩子仍然离不开重症监护室。体重较轻的小儿子,因不能自主呼吸,每天必须靠营养液和呼吸机维持生命;接受完手术的大儿子则处于术后观察期,虽然已摆脱了呼吸机并可以进食少量糖水,但仍需依靠静脉营养维持,而且还有可能需要进行二次手术。

    “我到现在都没抱过孩子”

    王恒生来自安徽的农村,妻子于岩是吉林人,两人都在北京打工。2012年底,相恋三年的他们在北京结婚,租住在昌平一间月租金不过300余元的单间内。

    今年春天,于岩怀孕了,这对于这个新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一开始我们还不相信,检查了两次,才敢肯定确实是怀上双胞胎了。”为了让即将出生的孩子有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在修队当水电工的王恒生卖力工作,期待着两个新生命的降临。

    然而,到了10月下旬,怀孕8个月的于岩开始出现脚部水肿的症状,产检后被告知是得了妊娠高血压。而更糟糕的是,由此引发的蛋白质失,已经使得她体内的双胞胎停止了生长,必须马上住院,尽快剖腹产子。

    10月23日,于岩住进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9天后,她进行了剖腹产手术,在妈妈肚子里只待了34周的两个孩子提前来到人世。12天来,王恒生除了在孩子刚出产房时匆匆瞥了一眼之外,就只能在医生帮忙拍摄的照片中看看自己的儿子。“我到现在都没有抱过孩子,我很想抱抱他们。”

    二十万医药费无处筹措

    对于王恒生来说,见不到孩子还不是最难熬的,“医药费还要20多万,我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钱?”

    从妻子住院到如今,三周的时间小两口已经花费10万元,其中有3万多块还是王恒生向亲戚朋友借来的。现在,双胞胎每天住院治疗费至少要3000多元,完全康复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总花费超过25万元。

    “俩孩子存活几率非常高,只是需要时间和治疗费。”人民医院的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小哥俩儿目前生命体征已经稳定,只要能够继续接受治疗,就能健康出院。

    文/本报记者 杨凡 线索提供/朱女士

    猜你喜欢
    娱乐
    3
    生活
    3
    时装
    3
    数码
    3
    妆容
    3
    网友关注热点
    本网站原创内容(文字、图片)受法律保护,“爱之尚”欢迎引用和转载传播,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0-2015 爱之尚 www.aizhish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