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丫鬟

来源:爱之尚 时间:2014-01-26 编辑:www.aizhishang.com
导读:红|袖|言|情|小|说 段盛龙豪爽的笑声,在看到元紫袖脸上的巴掌印时倏然停止,率直的神色一凝,转而风雨欲来的愠色,眼中有着肃然的凶光。 他走到元紫袖面前,怜惜地托起她下巴审

红|袖|言|情|小|说

段盛龙豪爽的笑声,在看到元紫袖脸上的巴掌印时倏然停止,率直的神色一凝,转而风雨欲来的愠色,眼中有着肃然的凶光。

他走到元紫袖面前,怜惜地托起她下巴审视伤痕,然后侧过身子扬高音量,说,是谁伤了我的小心肝。他好心疼哦!

众人的目光一指,杜夫人瑟缩地吸了口气,尚未察觉形势已转,立即挂上哭丧的愁容,寻求段盛龙的支持。

老太爷,你要为蝉儿作主呀!这个小贱婢尊卑不分,妄想染指段家大少夫人的宝座,你要好好教训她。段盛龙咬着牙问:是、你、打、了、她?杜夫人听不出他语气中的冷意,还以为找到靠山似地连忙邀功道:是呀!老太爷。你看看她一身狐骚味,满脸尽是妖魅样,怎好嫁入段家?你老可要主持公道,别让小辈昏了头。老!他哪里有老?这死小老太婆,他的人生才刚起步。段盛龙睨了她一眼道:谁要娶小柴袖?心想,是不是段天乐那个不长进的畜生,把外面的野花摘光了,还打起家中这朵花的主意。

我。段天愁主动地挺起胸,因他刚回庄,还不了解段盛龙的顽童心,以为段盛龙误信了杜夫人的谗言,曲解了元紫袖的为人,怕段盛龙怪罪于佳人。

段盛龙疑惑地问:你这混小子又是谁?这小子长得倒是不错,高挑清瘦,伟岸超绝,五官刚硬如石,有着不怒而威的王者气势,沉稳而内敛,比起那混蛋孙子好太多了,但就是觉得面熟得很,好似在哪见过。

段天愁自我介绍道:爷爷,我是天愁。天愁?嗯!这个名字也很熟......天愁......啊!段盛龙登时醒悟地说:你这个离家出走的不肖子孙,懂得倦鸟归巢了。八成外面混不下去,回来啃老米饭。段盛龙满心不悦地诋毁他,谁教他一走就是十来年不归。好在他走后不久,就有个惹人心甜的小紫袖来作陪,日子才不会过于沉闷。

对不起,爷爷。这些年来未能在膝下承欢,请原谅孙儿的不孝。段天愁双脚一曲,跪在段盛龙面前磕头。

哎呀!他在唱戏吗?怎么说跪就跪,想折老人家!不,小夥子我的寿,太不孝,大大的不孝。他摇着头心里嘀咕着。

杜夫人又告着状,老太爷,他不孝的罪名不只这一条,他娘生前订下的婚约,他也敢违抗,简直是不孝到极点。不孝是他段家的事,关这死老太婆啥事。段盛龙心想,喂!你又是谁?杜夫人怔了一下,脸色微僵地陪笑,我大姊是你媳妇儿,我是文娟呀,老太爷不记得了?我媳妇不是好端端地坐在那,几时死了。段盛龙心想,触霉头的死女人

杜夫人笑得更局促地黑着一张脸,我说得是天愁的娘,你十多年前过世的媳妇。老人家记性不好,忘性又大,自己得原谅他。她咬着牙,在心里默念。

噢!你说玉茹呀!段盛龙想起那个很无味的女人,他早就忘了她长什么模样。

杜夫人连忙点头说:是啦!玉茹是我大姊,她生前就特别嘱咐要愁儿娶蝉儿为妻,可他偏瞧上个小贱婢要悔婚,你说是不是很不孝?段盛龙脸色有些不高兴地一沉,左一句小贱婢,右一句小贱婢,你烦是不烦?老......老太爷?怎么发起脾气来?杜夫人有些惊惶失措。

段盛龙不高兴地说:老什么老,我看起来有比你老吗?想想,他是青春少年兄,不像这个老个不停的小老太婆。

杜夫人连忙说:老......不不不,太爷,文娟不是有意惹你生气,只是这些小辈太不像样。段盛龙叉着腰说:不像样?我看你才是老糊涂,分不出是非黑白,还有你这个混小子跪着干么,这样很好看吗?杜夫人和段天愁同时一怔。杜夫人悻悻然地嘟哝着,段天愁则带着狐疑的目光顿了一下,随即站起身,不解地往元紫袖斜瞄一眼,见她嘴角有着不易察觉的笑意,更加迷糊了。

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爷爷严谨不苟的行事作风上,不曾细察段家人这些年的改变,似乎也改变了严厉的老人家。

老......太爷,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蝉儿最无辜了,你可不能偏袒小贱......丫鬟。杜夫人心想,只不过是个没长牙的小丫头,值得大费周章吗?

什么小丫鬟,你没听过苏州城的叠影山庄有个大牌丫鬟吗?没见识的女人。段盛龙不屑地想。

听过又怎样?丫鬟再大牌也是个丫鬟,怎么也比不上出身良好的大家闺秀。杜夫人心想,她女儿会比丫鬟差吗?

段盛龙摇着头说:就是有你这种短视的女人,天下才不会太平,丫鬟和小姐有什么不一样,全用一张脸做人。杜夫人有些疑惑地解释,这当然不一样。太爷,娶个丫鬟进门会贻笑大方,让街坊议论,门不当户不对。段盛龙反驳她,门当户对能保证一生幸福吗?门当户对能保证丈夫不讨小妾进门?你的脑筋太死板了。情势怎么反了?杜夫人犹作挣扎地说:难道太爷也想悔婚?段盛龙不在意地挥挥手,人都死了,还在意些什么,只要小辈高兴,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就随他们去。杜夫人心急切地说:可是我们家蝉儿怎么办?退婚这么大的事若传出去,教她怎么做人?段盛龙道:我们段家理亏在先,铁定不会说出去,若有人知晓,你就得检讨自己。难不成你们想这么就算了,至少也该给我们蝉儿一个交代。老的奸,少的诈,存心吃定杜家了。杜夫人生气地想,他们段家老少全瞎了眼吗?看不出她的蝉儿比那个丫鬟好上千倍,还是他们天生犯贱,喜欢娶妓女、丫鬟为妻?

如果你们不怕退婚的消息走漏,我们愿摆上百桌酒席谢罪。段盛龙心想,只是举手之劳,不用太感激。

猜你喜欢
娱乐
3
生活
3
时装
3
数码
3
妆容
3
网友关注热点
本网站原创内容(文字、图片)受法律保护,“爱之尚”欢迎引用和转载传播,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0-2015 爱之尚 www.aizhish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